生当长相思,死当复来归

近一年没有更新过文章,看到粉丝列表总觉愧疚
真的很感激曾经有人喜爱过我的文章,甚至愿意关注我
不知道这篇杂感是否有缘得到您的阅读

谢沈是我写过并且唯一写过的同人
我是没有表达欲和创作欲的人,写一个故事对我来说比写一篇万字论文要困难很多
这也体现在我创作的文字里
无法表现心中所想,连自己再读第二遍都很困难

不擅写作,但是对谢沈初心未变,前几天还会为了某些文里的他们疯狂流泪
因为个人偏好强大受,再加上总爱寻找性关系和社会地位的颠倒,对于权力关系的逆转
一直处在冷圈又无法接受逆cp
到现在真情实感喜爱过的两对人也只有二次元的谢沈和一次元的陆林

15年喜欢大祭司至今,沈夜对我而言的意义太重了
他真的影响,甚至说塑造我良多
因为...

【谢沈】月半小夜曲 | 章四

人如天上的明月  是不可拥有



孤独的流月城总是拥有最宏大的祭典。

沈夜站在层层叠叠繁复的纱幔后,看着不远处谢衣在台前主持祭仪的背影。

这是沈夜第一次让谢衣以祭司的身份站在城民面前。

他的目光有几分散乱的缠绕在谢衣挺拔有如松柏的背脊上,耳畔萦绕谢衣念出的长长祭词,圆润端正地吐露出对神明的敬畏与深爱。

沈夜看不见谢衣的正脸,但他相信谢衣对祭台下的城民微笑时,像真正的神迹。

圣洁的、清冽的、安抚人心的力量。

明明他还记得谢衣不耐烦那些晦涩古文时朝他做出的鬼脸,抱着他手臂摇晃的撒娇,璀璨到让世界黯然失色的笑容,凑近聆听自己教授下界民谣时洒在他耳后的温热吐息...

【谢沈】月半小夜曲 | 章三

为何只剩一弯月,留在我的天空

这晚以后,音讯隔绝


谢衣手上端端正正地捧着一套酒器。酒壶中盈满最为醇香的美酒,这是他偷偷藏了三年的祭典献神之酒。木质的托盘上还有两只精巧可爱的酒杯,一只绘着山间雾岚,一只绘着湖中雪景。这两只酒杯是沈夜兴之所至时领着谢衣寥寥几笔勾勒出的下界景色。

谢衣小心翼翼地推开大祭司寝殿的门。师徒两人已经有近两月没有正常说过话了,仅有的几次交流也不过是流月城日常事务的汇报。

沈夜抬起头,似乎有些惊异于来人竟是谢衣,他放下了手中正在批阅的公文。沈夜也不说话,隐含几分锋锐的眼神刺向谢衣。

“师尊……”谢衣打破了沉寂,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间的氛...

【谢沈】河边被杀死的月亮 · I

  • 取材(改编?)自加缪剧本《卡里古拉》

  • 作者脑子有坑,ooc,年龄很谜,背景设定更谜 

  • 罗马暴君皇帝沈,忠诚寡言侍卫七,腹黑沉稳重臣偃,天真文明诗人衣,三谢沈


沈夜失踪了。

这是他继任罗马皇帝两年以来,失踪的第一百零三次。但是这一次可能和大臣们习以为常般为所欲为的皇帝陛下不太一样。因为这次,沈夜唯一的妹妹——沈曦,死了。


沈夜失踪的第二天,有人按捺不住地躁动起来,所有的朝臣在大殿上窃窃私语。他们谈论沈夜和沈曦兄妹间诡异的、时好时坏的关系,他们还讨论沈曦的病和死亡,沈夜的疯癫和从未负过的责任。他们同仇敌忾地谴责这个罗马帝国史无前例的...

【谢沈】月半小夜曲 | 章二

仍然听见小提琴  如泣似诉在挑逗

谢沈/初夜


沈夜独自靠在窗棂边。


窗内是小曦天真的笑语和华月温柔如水的琴声。


这本是属于他的温暖时光,但是沈夜却独自一人立在流月城刺骨的寒意当中。


沈夜很累了,族人的迁徙问题、与砺罂的周旋、压制不住的病痛折磨着他。


他应该进门,然后听小曦问出那句同样的话,然后给出相同的回答,然后是一个怯怯的拥抱和醇厚温柔的安慰话语。


本应是这样的。


但是今日,沈夜退缩了。


体内的血液在隐隐地躁动,...

【谢沈】月半小夜曲 | 章一

*片段集合体

*灵感来自容祖儿版《月半小夜曲》,每章一句歌词

*半原著向?


————————————————————————————


仍然倚在失眠夜  望天边星宿

2.0沈


静水湖的夜总是很安静。


微风吹起的波纹声,林中依稀虫鸣。


但是谢衣依然觉得,这里太安静了。静水湖,是否缺少了些许人的气息?


他不常感受到孤寂,偃甲房中,往往一待就是数天。即使是偶尔地按时就寝,谢衣也总是很难入睡。


他总是觉得自己的体内有数不尽的旺盛精力,可以...

【谢沈】二十四节气之九——小雪

《小雪》

三谢沈

沈夜手腕轻转松开衣襟,徐徐褪下贴身的薄衫,黑色的轻薄布料委顿于地。已是冬日时节,温泉四周却仍是温暖如春。沈夜走到岸边,伸出苍白一足,用足尖轻轻拨弄水面,随后是骨肉匀停的小腿没入池中。


沈夜整个身子浸没在温度适宜的泉水中,卷发湿漉漉的在肩背铺陈开,下端如乌黑水草,在水面随着波纹漾起。他眼睛半阖满意地喟叹一声,不知是谢衣还是谢偃的主意,软磨硬泡的将他带到这里,果真有几分享受。


入冬还未多久,但是季节的转换还是令沈夜常常乏倦。安逸的环境与弥漫的水汽让他渐渐困顿地交睫浅眠。


初七走进温泉时见到的便是这堪称瑰丽的景色。沈夜倚靠背...

【谢沈】二十四节气之八——小暑

《小暑》

  三谢沈


夏季的日光透过窗牖落在沈夜的书桌上,连绵不绝的梅雨终于消退,温风伴随着小暑一齐到来。


桌上燃着安神的檀香,初七坐在离沈夜不远不近处翻阅着另一本书。天气太好,空气都带着柔软的意味。


隐约的古琴声传入耳中,谢偃好风雅、善鼓琴,闲来无事时便会奏上一曲。古琴音量本就偏低,沈夜在屋中不能分辨他弹奏的是何曲目。本就是为了引他出屋,沈夜也就顺意起身,携着初七一同走到院中。


果不其然,沈夜身形一现,院中两人齐齐抬眼望向他。沈夜神情懒散,走到二人近前开口问道:“在屋中没有听清,这是弹的什么曲子?”...

【谢沈】二十四节气之七——春分

《春分》

  2.0沈


一候元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春啊春。


春日宜郊游,颇有魏晋名士风致的谢偃自然不负韶华,牵着沈夜的手自言要带师尊去寻春。


沈夜本不喜出门,但是看到谢偃诚挚温文的目光,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两人携手在暖意融融的春景中漫步,身侧是各色锦簇的花树。沈夜和谢偃并不多话,只静静地赏玩春色,只有不远处一条河流流动时的舒缓声音,显得这重峦叠嶂中愈发静谧。偶尔停下脚步,身体贴近低声交谈两句,缱绻的气息就会在二人之间流转。


靠近河岸,豁然开朗。沈夜仿佛在近处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嘱咐谢偃呆...

【谢沈】二十四节气之六——秋分

 《秋分》

  2.0沈/初夜


初七提着一网兜螃蟹进院门时正是正午偏后的时候,初秋的空气间已褪去了夏季的暑热。院子里弯腰莳花的谢偃听到推门的声音直起身来,微颔首和初七打了声招呼。


“主人呢?”


“在偃甲房查阅书籍,阿夜最近对在下移植的这几株绿水秋波颇感兴趣。”谢偃微微一笑,拍拍手上沾染的些许新泥回答道。


“那是因为你种的菊花到了时节还未开放,我忧心你把它种坏了。”沈夜低沉醇厚的声音远远传过来,苍青色身影从门廊转过一个弯悠悠踱步过来。


谢偃初七都融化了面色,眉眼之间温柔如水。两人微弯腰行了一个简礼...

1 / 2

© 未眠夜 | Powered by LOFTER